【灵异事件】中国十五个真实的灵异事件(转载

admin 2020-03-01 09:24

  此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由于一位网友在天涯社区发表了一个名为“中国有没有调查神秘事件的官方机构?”的帖子,使得此事如今才被大家知晓。

  双鱼玉佩事件是灵异界必不可少的话题,然而相关资料却少之又少,与消息被封锁的说法相比,双鱼玉佩本身就是一件未被揭开的古老秘事,所以无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消息被封锁的可能性。

  早在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由此可见他们毫无知觉,否则不会在双脚由于过度摩擦以致腐烂的情况下仍然不知疲倦地疯跑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对此事进行了一些不够充分的调查。随后文化大**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只得就此搁置。

  文革结束后,军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很微妙,主要成员是军队里的人,还有很多方面的专家,包括民间的专家,大家可以猜到是什么人。但最大疑点是文革之前那些去淘古物的青年的出事原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方将此事故断定为未知生化事故,其实是为了培养特种部队),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事故源头、采集植物标本。此时只是一个单项调查项目,国家并没有成立专门机构的计划。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调查的结果有些匪夷所思,科考队找到了古城遗址,竟然却再次发生了事故。他们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这是在当时就列为绝密级的东西。出发时是大队人马,却没有几个人活着回来,这其中还有一人受了重伤,彭加木同志突然失踪只是一个个案而已,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一起失踪的还有那神秘的植物标本!

  有罗布泊的牧人报告发现出现这种情况:天气发生异常,地表环境有短时间的重大变化,随即又会恢复原状。

  虽然彭加木的考察队出现了严重事故,但是也有了重大发现——他们找到了一个基本保持完整但很难形容的工程设施。这个设施里有大量设备,大部分都失效了或目前为止不知道如何使用,个别设备的功能被甄别出来了,其中最重要的发现就是——双鱼玉佩。

  为什么叫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为什么彭加木失踪了?不是这个人找不到了,而是出现了两个彭加木!在此情况下只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这只是彭加木消失的一种可能性,关于他消失原因的传闻不计其数,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他晕倒后被风沙掩埋。

  1956~1960年之间,新疆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但是,后来毛 把的靶场选在那里,直接全部解决了。

  50到60年代,罗布泊经常出现异常,经常有目击者发现根本无法用地球科学来解释异类生命,随着影响面的越来越大,政府开始介入,最后由于相互之间的缺乏了解,与某些异类起来冲突。那些异类的一些载具和行动方式根本不是地球人类可以理解的,由于冲突中的被辐射源照过的人会变成无生命特征的生命体。所以在那个时代精确的对罗布泊常有异类出没的地区进行了几次核爆(对外则宣称是核弹测试且只引爆了一颗核弹)。

  中国核爆问题得到美苏两大国态度大转变式的默许,特别是苏联的容忍,是因为试爆地不远处的确出现了所谓“闯入者”。这些所谓的闯入者其实就是被地底深处的细菌感染的生物。美国的一个导演躬逢其会,后来还拍摄了类似的电影。

  那个时候出来的沙民(残余),中国有电影拍过这段事情。他们生产力极顽强,妇女没有血压还能自然分娩,夜间借助微光即可精准射杀监视的战士。一名老年沙民的体力也接近一名年轻的士兵。这批人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后来80年代彭加木率领考察团进入罗布泊,他们前期工作做得非常周密。但最后还是出事,其原因不在彭,而是考察队中出现敌特,且牵涉到高层博弈,所以最后只能放弃对彭的寻找。但彭一行的目的已经被当时的外媒报道(见亚洲自由之声)渲染了 。

  后来又进行了多次寻找彭的秘密行动。因为彭警惕到特务的潜入,而他对考察组的不信任导致要独立求援,找水是一个暗号而已。考察队当时严重缺水,考察队向部队求救要求送水后部队立刻答应,但是彭加木却还是坚持一个人外出找水,并且没有和任何队员打招呼,只是在车里面留下一张纸条“我向东去找水井”,就一个人独自走进了茫茫大漠之中。几小时后,队员见彭加木还没回来,担心他出事,立刻开车沿着他的沿途的脚印前去寻找,然而一直找到脚印最终消失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后来国家曾经动用军队进行了几次大规模寻找也一无所获,彭加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大漠中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今天依然下落不明。其随身携带的数据也随之湮灭,不过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当时的很多问题,现在依然尚不清楚。只能说人心比灵异事件更复杂,有时实在难辨敌友。传说新疆罗布泊是平行宇宙的交错点。 而彭加木是神秘的双鱼玉佩事件的“关键人”……

  为什么政府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寻找一个生物学家?彭加木到底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彭加木孤身带着所有标本,当时彭加木带领的考察队发现的秘密基地甚至可能是外星人的基地,越推论越可怕,而且整个事件隐约指向一个绝对让人战栗的事实……

  时间大概是公元1995年,成都市考古队在武候祠附近挖到3具古尸,清朝的.由于监管出了点差错,

  1夜之间3具古尸不翼而飞!!!!!后来又出现了5具僵尸,专咬人头,没咬死的

  说啥子在青城山(另一说是十陵镇)挖出了三具古代尸体(可能是清朝),由于管理原因未作处理,结果三具尸体停放了几日后有一具就不见鸟!

  传说**局抓住了7个僵尸,逃了3个僵尸,全部用喷火器烧的,什么一个僵尸可以跳到三楼那么高,很多小朋友还有部分大学生都信以为真。

  当时接到的命令是去安抚群众,不过说没过几天在加夜班时看见几辆军车开近来,停在河边上,之后上面就叫他们把路封拉。他从一个同事说,看见拉几个军人把个东西太上拉一辆白车上,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后来还有说是部队研究出拉差错什么东东的~

  人家说是一个科学家吃错药.结果要喝人血........当时我觉得可信度非常高.传说上海郊区某生化研究所试验失败 某生化学家必须靠血液才能维持生存 作案数次 为了逮捕它牺牲了2个** 全部被吸干鲜血 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虹口公园。

  记得那时班级里面 挂十字架的 挂大蒜的 戴十字架手链的都有 笑死我了那是线年下半年闹的,那个科学家姓凌,具体叫什么名儿记不清了,是北京远炎药业跟上海一家外资合搞的研究所请的研究员,好像在德国拿过博士,挺有实力的.听我妈在上海那个公司的熟人说,姓凌的跟同事相处的一般,老自己搞什么名堂,下班了他还留着研究什么玩艺儿,他那帮同事也看不懂他写的东西,以为是德语,后来才知道是古西伯来语.

  那b变身后来过四平路一带,喝了好多老鼠血,我怀疑他其实不想杀人.最让我想不通的是,现在四平路的老鼠还那么多,真烦、

  早期各个学校里到处流传关于吸血鬼--吸血老太婆,传说专门吸穿红色衣服女孩的鲜血,吓的班级里的女生不敢穿红色衣服,连红领巾在做完早操后全部摘下,胆小的更是上厕所都要结伴而行,校长更是开集会来辟谣,但是奇怪的是每天都安排老师检查厕所,并且不许外人进校(90年的时候学校门卫并不怎么阻拦外人进校),放学后都安排家长护送回家,没人接的由老师统一送回...

  当时我听到两个版本,一个是说晚上在某个酒店一个女孩去上厕所,朋友见她半天都没回来,去WC看见一个老太婆穿着红色衣服走出来...走进去发现女孩全身无血色干扁的躺在地上,勃子上有两个齿印....之后还听到某学校发现几具女孩尸体全身没有一丝血...

  还有个版本(据说是比较科学的)从德国归来的博士,在研究某样生物工程时因为事故导致身体异变必须已鲜血补充...

  总之当时这件事情闹的人心惶惶,**还专门到各学校辟谣,上海电视台一个栏目还曾经播放过此事件,但后来又向公众道歉,随后官方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是统一口径全面辟谣....

  但现在回想起来里面还有很多疑点,首先这段期间的确有人莫名其妙的全身鲜血被吸干而死,并且如果真是传说,警方为什么又要大张旗鼓的在全市加强巡逻,几乎晚上在一些公共场所例如学校都能看到**的踪影,为什么shanghai电视台播出新闻后立即向公众道歉,并且在东方电视台东方110栏目做了官方解释...如果真是虚构的那他的源头在哪里?所谓无风不起浪,世界上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如果过分的相信科学,那是不是也是种迷信呢?

  广州日报7月8日报道,台湾屏东有人在“华航”空难头七前一日(5月30日)收到神秘手

  机留言,历时一分钟的留言中有男人的呜咽声及海浪声,以为是“华航”空难死者的“灵界

  留言”。他将留言转录成数码档案,电邮给朋友后,经一个月左右,有关留言传遍台湾,甚

  留言一开始是留言信箱报时,之后是长达10秒钟的男人呜咽,咬字不清,之后是10秒的啜泣,然后是数声的“为什么?为什么?”接着是一串海浪声,最后以模糊的男声作结。 收到留言的张先生表示,他当初收到这段古怪留言后曾与电讯公司联络及报警,不过都不得要领。

  他为了求证是否来自朋友间的恶作剧,于是将留言电邮给两位朋友,之后这个“华航空难罹难者留言”就在一个月内传遍台湾。

  由于电邮附上他的联络电话,于是每天都会有一二十个电话和张先生研究留言。有人表

  示听到留言者说“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在这”、“我怎么会在这”、“我怎么会那么

  衰”等,也有人表示是死难者的亲属,指留言的声音与空难中遇害的父亲朋友的声音相近。

  台湾中华航空民航机在2002年5月离奇坠毁澎湖海域,二百多人全部死亡,之后网络上盛传一段「华航CI611罹难者的语音留言」,留言中听见低沉的哭泣声与间歇的海浪声,很多听过的人都说:「很怕!」将这封信传出去的张先生说,当初只传给两个人,没想到传遍台湾。

  为了查出留言者的来源,张先生曾经求助「远传电信公司」,但找不到答案。为求慎重,他也到屏东市警局报案,可惜**也帮不了甚麼忙。

  4月30日,如往常去上班,照例座上座位打开手机,疑!怎麼有一封短讯,我在想可能又是告诉我我中了头奖或什麼奖的多少万要我回电去领奖,因为先前就常收到前后共中了约90万。这当然是骗人的,都没去理会,但这封短讯在还没收听前,先闪过一个念头以往那诈骗短讯都大概上午10点左右收到,这封时间怎麼不一样,不管那麼多,还是看了一下,看这次我又中了多少万。

  唉!奇怪,因为我是远传用户,讯息叫我直拨222,有一通语音留言,这就更奇怪了,我有手机以来从没收到过语音留言朋友中更不会有人会去留言,因为找我很方便,手机不通就一定在家里,打家里电话就可以找到我,除非他没什紧急事。更何况我朋友不多,知道我手号码的不超过10人,人品应该都不会这样无聊会留语音信箱恶作剧,但是当我收听语音留言时,传来所附的档案的声音第一直觉,谁在恶作剧呀。可是越听越毛骨悚然尤其背景传来是海浪的声音,但是他说什麼却一直听不清楚,不知道谁可以听清楚他说什麼,告诉我我於是拿给同事听,他们第一直觉都感觉是在海上漂浮的声音他们说可能是恶作剧,也可能是华航受难者,临时情急,拨错了我的手机号码,我宁愿他是恶作剧,但也怕是华航受难者,因为那天早上已经是华航失事第六天了当晚就是头七。我向远传公司查询几次,都无法得知对方来电的号码,如果可以查出,去比对受难著手机号码就知道线分打来,远传公司说要查通联纪录必须由警方提出证明,我只好报警,**其实也很无奈,他说人民有通讯隐私权的自由,要查通联纪录必须要有所依据,我又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受害者家属想要调出通联纪录,比较困难,警方做完笔录就离开了我也无可奈何,无能为力。这是华航空难罹难者的语音留言,有些恐怖,不敢听的别勉强喔。

  一开始是留言信箱的报时:「送出,星期四,5点21分」,之后是长达10秒的哭泣声,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男人,但咬字不清,只能听到一连串的「呜呜呜」,之后再是长10秒钟的哭泣。最后十秒又继续一段很模糊的男性声音,听到「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在这?」。一分钟到了,语音自动切断。录音的时间,则是今年5月30日,即华航罹难者头七的前一天。

  小时候隔壁住着一个老**,由于年轻时候牵涉个人生活作风问题80年代初就提前退休了,他告诉我的一些事情据他说在上海市**局档案里面都找不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后来和一些那个年代的老人询问,有些事情竟然是真实存在的。老**告诉我有一个案子一直非常奇特,而且延续了很多年。整件事情要从1956年武宁路灭门血案说起。

  1956年的武宁路还是农田和一些沿街面的农宅以及一些工厂的仓库,老**说那里那个时候属于人烟稀少,晚上基本很少有人活动,那个时候那里刚刚属

  于普陀区,区政府刚搬到普雄路没有多少时间,他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被分配到了**,就在离**局不远的地方有个小住宅区,当然那个时候住宅区就是些茅草房的村落而已。一天晚上他值班,半夜的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里面开始是喘息声,然后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说自己杀了人,是来投案自首的,那个声音非常奇怪,而且电话里面杂声很大。那个年代私人电话很少,一般都是厂里面或者公用电话,但是公用电话这个时候基本也打不到了。当时**就问电话里面那个人在哪里,他说就在**局隔三条街的一个住宅区。**感到情况很严重,就马上报告了值班的局长,同时通报了当地的***。于是局里面能马上调动来的几个**都出动了。那时的路面很坑洼,他们是坐着三轮摩托去的。

  来到那个住宅区,此时黑漆漆一片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一个老xing警就问那个接电话的xing警是哪家,xing警说是林家宅37号。打着手电筒找到37号,只见是座本地房子还是砖墙的。推开外面的木板门有一个小院子,那个xing警回忆说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个小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气氛十分古怪,xing警大声问屋子里面有人伐。但是没有人回答,屋子里面也没有亮灯。推门发现木门被从里面顶住了。这个时候***的min警也来了。他们照例了解了下情况。原来住这个屋子的主人解放前逃到台湾去了,现在屋子的主人是从河北调到上海来工作的一个男人姓叶,家里四口人,姓叶的老婆是个瘸子,两个小孩一男一女。这个时候老xing警说要找东西来顶开门。小xing警说不如敲玻璃窗进去。老xing警说要注意安全。于是他们敲开玻璃窗,然后小xing警就跳了进去。那个小xing警就是接电话以及后来转述这件事情的人。他当时带着个手电,但是刚跳进房屋的时候没有打开。

  进去以后发现站的脚下湿漉漉的,房间里面都是血腥味,又很黑小**非常害怕。跟着老**进来了,但是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滑倒在地上,老**也觉得地上不对劲,于是站起来打开手电一看自己身上全是鲜血,小**更荒了,于是两个人摸索到电灯开关,打开灯顿时惊呆了。这是间客堂间大概四个平方大小,只有张饭桌和一部童车,只见地上都是暗红色的液体,已经没到脚裸。小**说这些是什么。老**还算沉稳,低声说这是人血。小**用发抖的声音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血。

  木门被打开后,***的同志回去打电话继续向市刑侦总队报告,留下老**和小**还有两个**勘察现场。小**后来回忆说当时情况十分诡异,这栋两层楼的建筑他们上上下下找了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地上的人血到底是谁的,主人又去哪里了。据法医说这些血起码是六个人的。但是这家却只有四个人,邻居说这家人几个月前女的就带两个小孩回娘家了,男主人也好几天不见了。那么半夜报案的那个人又是谁。

  大概事发后一个月左右,有一天*****得到居委会的人报告,说几个小孩下课的时候闹着玩发现林家宅37号的门是开着的。大家都知道一般这种现场都帖着封条的。而且那家的男主人经过调查也确定失踪了。调查组还去过那个女主人的老家,也都说根本没有回来过,所以除非是主人回来要么就是小偷进去过了。邻居也都知道那里发生奇怪的事情所以是不会进去的。专案组就派了小**和当地***的同志一起前去查看。

  他们进入屋子的时候发现和那天晚上一样,地上依然都是黑色的人血,而且小**听到二楼有小孩子嬉笑的声音,那个时候接近中午,小**当场有点蒙了,一起去的***的同志也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奔上二楼,却发现原本在底楼的童车就放在楼梯口却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回到局里,小**如实汇报了情况,大家都很纳闷,那个时候正好碰上运动期间,大家觉得古怪但是都没有说是否是鬼怪事件。大概过了十天左右,***的同志说据邻居反应林家宅37号昨天晚上二楼亮起了灯。于是专案组领导说这不是鬼怪说不定这个地方是什么特务的据点,决定夜晚守候伏击。

  那天晚上十分阴冷,大家埋伏在房子周围。到上半夜的时候二楼亮起了灯光,与其说是灯光更像是火光。于是领头的**示意大家进入屋子,留了两个人在外面以防特务逃走,于是三个人进入了屋子,小**也是其中之一,进入屋子后屋子里面没有奇怪的血了。

  他们悄悄走上二楼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身后的门关闭了。第一个上到二楼的是姓黄的**他突然很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小**脸上表情非常恐怖,小**上去一看,也愣住了,二楼和平时非常不一样完全是大户人家客厅的样子,还有张很大的餐桌,从餐桌上垂下一条雪白的手臂,手臂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正滴到地板上。

  走在最后面的**突然说有鬼,小**回头看到什么东西正拖着那个**,那个**露出惊恐的表情,小**吓得腿都软了,这个时候突然还听到老式留声机的音乐还有孩子的笑声,他事后回忆当时非常慌乱,多年后我还能从他眼神中体会出当时的恐怖,他们当时都没有打手电,小**回忆说当时二楼非常亮,他们只看清那条手臂,突然灯火灭了,房子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留在门外的人后来说在外面等了十分钟只听到里面一直没有声音于是就冲进来了。当时一起进去的三个**却只剩下两个人,那最后上楼的**不见了。事情开始更加严重。

  当小**后来回忆灯火灭了之后到外面的人闯进来中间那个时刻他觉得有一个红影子在眼前一晃而过,而那个失踪的**也惨叫了一声,后来人进来手电筒照亮的时候他只看见在他前面的那个**和他却是躺在客堂间里面。

  那个时候分局和市里面的刑侦专家还有华东军分区和**部的专家都秘密来这里进行勘察,但是整座房屋并无奇怪的地方甚至连什么暗道和夹墙之类的都不存在,所以特务是排除了。那么那个报案的是谁,当时技术没有现在发达所以也无法查证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

  那个失踪的**后来就通报为因公牺牲作罢,但是这件案子作为悬案一直放着,因为实在太诡异所以当事人也纷纷调离醒队,之后几年只有小**还留在刑队,另外一个老**经过那次的事情后精神一直不太稳定也提早病退了。

  局领导要求对外严禁说出那晚的事情。林家宅37号之后一直无人居住,白天甚至都没有人赶接近那里。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1958年冬天,群众举报了一个***分子。这个人姓许,平时是个皮匠。经过查实这个许皮匠是个一贯道分子,所谓一贯道是一个反动封建道门组织,虽然在政治上属于反动组织,但是在江浙一带却有不小市场,所以危害很大。当时上海一贯道分子还是属于比较稀少,据说一贯道类似东汉末年的五斗米道,其中有不少拥有奇术的人。

  会以符咒治病,当然那个年代破除四旧很少有人相信他们这套鬼话。在这个姓许交代的一贯道上海组织人员名单里面却出现林家宅37号男主人的名字,当时就引起了重视,时隔两年后林家宅37号的事件再次浮出水面。

  姓许还交代一个重要线号事件发生后一个月许皮匠曾经和37号的主人见过面。那晚提审室空气异常凝重。

  参与审讯的人从半夜一直问到第二天中午,出来的时候还很气愤的说这个死硬的***分子简直胡说八道 。

  小**当时是没有参加审讯,但是多年后他曾经调阅了当时的笔录。审讯员问“你当时在哪里看到叶先国的(37号的男主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许皮匠说:我小时候就认识叶先国,那个时候是民国13年。审讯员说胡说叶先国身份证上是1933年出生的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你们就认识。

  许皮匠说发誓是那个时候在河南伏牛山他的家乡看到叶先国的。最近看见叶先国是在1956年的11月在玉佛寺。审讯员又问,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他在你们里面属于什么身份。许皮匠说叶大护法早就退出一贯道组织了,我只是打了个招呼,他竟然一点都不老而且比我认识他的时候更年青,但是他脸上有个痣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他。

  许皮匠的留下的记述就这些,那个叶先国竟然是护法级的人物,那么叶先国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生的,许皮匠到底说的是否真实,这件事情在一个月后许皮匠在看守所突然暴毙之后又蒙上了层层疑云。

  许皮匠的暴毙也十分奇怪,当时同屋的三个人异口同声说许皮匠那天晚上一个人对着墙壁说了很多莫名奇妙的话好像在争论后来又好像在哀求什么人,他们都当许皮匠发神经病了,第二天醒过来却发现许皮匠还是面对墙壁坐着,却已经断气了。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最奇怪的是许皮匠的脸色异常的红润。看守所后来做了法医鉴定,也没有发现任何中毒之类的迹象。

  但是许皮匠面对的那个墙壁上后来却发现一行奇怪的文字,但是一会就消失了,据同屋犯人说那像一行符咒一样的东西具体写什么也根本不清楚。许皮匠的死无疑给林家宅37号的事件画了一个终止符号。

  “小**当时是没有参加审讯,但是多年后他曾经调阅了当时的笔录。审讯员问“你当时在哪里看到叶先国的(37号的男主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许皮匠说:我小时候就认识叶先国,那个时候是民国13年。审讯员说胡说叶先国身份证上是1933年出生的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你们就认识。”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