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记录手册》绿枢^第22章^最新更新:

admin 2020-03-01 09:25

  几个年轻一点的警察正手忙脚乱的招呼着那群人,一会儿劝着一会儿拦着,好不热闹,而整个屋子似乎都被那群人所占领了。

  陈隆的父母亲戚既伤心又愤怒,两个老人不住的抹泪,拉着警察同志们诉说着他们的不容易,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辛辛苦苦拉扯着他长大,孩子也争气,考上了好的大学,如今大学毕业,眼见就要有大出息了,竟然出了这种事,这让他们如何承受得了。

  另外两对闹的凶的夫妻,应该就是陈隆的姐姐姐夫,此刻正趁着警察不注意时,想去打另外的一波人。差点造成两拨人当场干起来,让几个警察脸色都变了变。

  王可欣的家人则非常有特色,一口咬定周思洁杀了王可欣,王可欣可是他们家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大学生,马上就可以工作照顾父母了,现在人没了,周思洁必须负责,得赔钱。一家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竟然因为算计出来赔钱的数额不对差点闹了起来。

  周思洁的家人则光棍得很,见另外两家态度那么硬气,当下也不忍气吞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微胖女人直接骂了起来:“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要钱吗?果然什么样的家庭养什么样的人,你们儿子女儿被杀了,那是他们活该,谁让他们自己不检点,背着我们家思洁偷情,放古代就应该浸猪笼,放现在也该天打雷劈。”

  “放你的屁,杀人是犯法的,你个法盲。我们家欣欣从小到大逗听话懂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一定是被那个男的强迫的。”

  “你说什么?我呸。我们家隆隆多乖啊,肯定是被你们女儿给勾引了。那个杀千刀的,都是你们害死了我弟弟,我和你们拼了……”

  苏雨卿和叶昼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些许复杂,孩子们出了事,有人第一时间伤心难过,也有人第一时间只考虑到能赔多少钱。

  他们走出去的时候,还能听到周思洁的家人在为她辩解,她虽然杀人了,但若不是被男朋友和好友偷情的事给刺激了,怎么会选择杀人?再说了,他们打听过了,他们住的那个客栈就有问题,所以并不是周思洁想杀人,而是被那个房间所影响了,周思洁也是受害者,那个提出住303号房的人也是凶手。

  苏雨卿听得很是疑惑,看到叶昼那平静的神色后,径自思索了一会儿,随后才恍然大悟。

  303号房出事的频率那么高,时间跨度那么大,那群人不可能时刻关注着这些出事的人,毕竟这些出事的人有着无数的共同处,给不了他们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然而这一次303号出事,大概让那个部门的人觉得和以往的案件都不相同,有研究分析的价值了。

  苏雨卿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再一次搜索起来,将别人在303号房的亲身经历都看了一遍,当她快速浏览后,神色越发的沉重起来。

  她收起手机,小声的嘀咕:“以前有发生过这种这么多人,全都被影响的情况吗?”

  以前的那些住客,哪怕是住的两个人,也是其中一个人被影响了,另外一个人毫无影响,是从什么时候发展成了现在这般,住进去的所有人都被影响了?

  苏雨卿和叶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某种沉重的东西,如果每一个住进303号房的人都被影响了的话,代表着那个东西在加快害人的速度,这究竟上因为它实力增加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谁也不清楚。

  苏雨卿轻轻瞪了叶昼一眼,要不要记性这么好,什么话都记得清清楚楚,并且随时可以拿出来进行反击。

  叶昼扯了下嘴角:“我可以打探到警方这边的消息,还可以靠着我自己的技术,查看到蓝风客栈303号房之前的那些住客,然后问清楚他们当时的情况。”

  “只有第一个有价值。第二个我同样可以做到。”苏雨卿瞥了他一眼,他可以靠着自己的技术,她却可以通过自己的人脉。

  叶昼眯起眼睛:“李天勇的家世不错,虽然明明是他行为不轨,但他这种人,这次在严佳佳和宋辰手上吃了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想他不仅会诬陷严佳佳害了吴宇翔,还会控告严佳佳设置陷阱想敲诈他,然后告他们损害了他的名誉等等。我能够拿到李天勇犯罪的证据,到时候不仅能让李家没时间精力对付严佳佳这种小角色,还会让整个李家都因此一蹶不振。”

  苏雨卿很明显的露出不高兴的脸色来:“你把这也当做筹码?既然李天勇犯罪了,你不应该直接曝光他的罪行?”

  “他又没有惹我,也没有得罪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去得罪他?”叶昼很明显的不以为意,“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用什么来交换我手上的这些筹码。”

  叶昼看向苏雨卿的眼神有些说不出的疏冷,大概也是被苏雨卿三番两次的拒绝姿态弄得不大舒服,合作本是互相有利的事,可她一而再的拒绝,倒显得他多强求似的。

  两人走出派出所,对于苏雨卿的沉默,叶昼也不以为然,似乎刚开始想要合作的热情完全消散无踪。

  苏雨卿打量着此刻的叶昼,他现在很放松,眉宇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慵懒感,丧他散发出一切都不在意的特殊气质,这种浑不在意的感觉,有种极致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去想,若能够成为他唯一在乎的人,该是多么幸福美好。

  苏雨卿想不到那么多,她为他的轻松感到烦躁。因为这份轻松,并非是他真不在意她这个合作伙伴,而是自信的笃定她一定会妥协。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303号房出现这样的事?”苏雨卿看着前方的道路,小镇的路面,和城市里有很大的不同,没那么干净平整四四方方,人也没有那么多,偏偏更有一种人气。

  如今发生了那么多杀人案,再去思索那东西怎么来的,似乎意义不大,重要的不是它怎么来,而是要找出它来。

  苏雨卿见他似乎没有明白过来,眉宇间有些讥诮:“蓝风客栈只是一个客栈,303号房只是一个临时提供给别人住宿的房间。”

  苏雨卿没有打扰他的专注,说实话,虽然内心觉得他很讨人厌,但那张脸着实长得好看,果然颜即正义,如此专注沉思的模样,更是魅力十足。

  “你的意思是那个东西会出现在303号房,是因为某位住客把它带到那里去的?”他说着,眉宇间有着不解,“既然如此,那个人为何不把它带走,反而留在那里?”

  “谁知道?或许其间出现了什么意外吧!”苏雨卿胡乱的猜测着,“但只要去查一查蓝风客栈的303号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事,大概就能够调查出是谁把那东西留在那里了。”

  叶昼:“这不对,如果是有人把那东西带到的303号房,那就属于临时居住,而不是想把那东西留在那里。因为能够随身携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那个东西的杀伤力,要是想要禁锢它,大可以选择人迹罕至的山林等地。但那东西当时却被留在了303号房,难道是当时出了什么意外?可就算是意外,那个人也应该来把它给带走。”

  苏雨卿个叶昼互相看着彼此,难道303号房第一个出事的就是那位把那东西带来的人?

  如果是单纯那个把那个东西带来的人出事了的话,那么那个东西不可能会被一直禁锢在那里,应该早就逃离了才对。

  他们前方不远处是一条通往另一个街道的近路,路全是石头做成的阶梯,不远的路,却是跌宕起伏,先下去,再平路,最后还得往上走阶梯,在这条近路中间,连接着旁边建筑物的一个门,门早已经锈迹斑斑,上面写着“批发雪糕”几个字,充满了岁月感。

  苏雨卿跟着停了下来,目光幽幽的看着那“批发雪糕”的门,思索着这个地方到底还在没有在继续使用,而这古老的厚重感,其实才像是灵异事件的发生地。

  苏雨卿挑挑眉:“那些修真小说里,不管那些门派内里多少藏污纳垢事,在遇到什么大魔头时,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捉拿或者铲除。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觉得这就是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与那些普通人没有关系。就像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一样,再离经叛道的人也会下意识的遵守。像303号房里存在的那个东西,其实和普通人也没有关系,然而它的存在,却是伤害了普通人。万物都相生相克,既然有这东西出现,那么就应该有与之相对应可以收服它的人,那个把它带来303号房的人,或许就是那一类特别的人。”

  苏雨卿耸耸肩:“既然那个人特殊,那么收服那个东西或者让它不能伤害普通人,就应该是他的职责。很明显,那个人没有这么做,有可能是他害怕逃走,这种可能性为零,原因你应该也明白,如果是这样,那个东西就应该可以逃离303号房了。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那个人能够短暂的制服那个东西,却没有办法彻底消灭它,或许是能力不足,或许又别的原因,反正他没有办法对付那个东西……而他能够做的就是将那个东西困在303号房,让它没有办法离开到处害人,将它的危险彻底困在303号房以内。”

  叶昼拧着眉头:“如果那个人活着的话,他就应该将那东西转移到别处去,而不是任由它一直这么害人。”

  苏雨卿:“我们都觉得有那个东西的存在,但303号房每一寸都被研究过了,谁找到他的踪影了?”

  “不知道。”苏雨卿摇摇头,看向叶昼的目光却是异常专注,“但是,如果那个人真的如我们猜测的那般当时就出事了,那他就应该没有退房记录。”

  所以他们现在应该去调查蓝风客栈最开始出事的时间,以及那些莫名其妙消失没有办理退房的人,又或者是第一具出现在303号房里的尸体。

  调查303号房第一次出现案件,比苏雨卿和叶昼想象中要顺利,他们原本以为那会需要花费众多时间询问调查,毕竟那个时候网络并不发达,不能依靠网络上的数据寻找分析,找生活中的人,人的记忆力也是有限,最现实的还是找当地警方要记录。

  在吴雨佳随口向自己父母问起相关的事时,她父母虽然觉得意外,还是把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女儿。

  303号房第一次发生案件,应该就在2000年,这是因为当初有人重点调查了这一年303号房的入住情况,还想将那一年的记录本拿走,被吴雨佳的奶奶拒绝了,于是他们将那记录本拿去复印,拿走了复印件。

  吴雨佳这么一提,苏雨卿和叶昼瞬间就明白了那些人是什么人了,肯定是那个特殊研究部门,他们跟在他们背后调查,肯定没有错。

  能够被选进那样部门的人,肯定是某些领域牛逼哄哄的人物,他们既然觉得那一年有问题,那么事情应该就是从那一年开始。

  吴雨佳的家就在镇子边缘地带,在那个废弃的车站后面,前方是车站和镇上可以买卖的房屋,后面则是一个村落,竹林中穿插着人家,有红砖青瓦的三楼一底,也有最原始的泥土竹编房,让苏雨卿有一种穿越之感。

  吴雨佳则是轻轻拉住苏雨卿,眼里的八卦之色怎么都掩饰不住,她压低了声音:“这帅哥是谁?你和他怎么会在一起?”

  苏雨卿显然觉得这话不对,在蓝风小镇她就已经看到不少美女身边跟着不怎么样的男生。

  吴雨佳特别严肃:“对下一代好基因好,请将你的美貌一直遗传下去,我可不想我的孩子以后抱怨俊男美女越来越少。”

  “不远,这是另一种为国家创造美,只是我是辅助作用,而你,可以直接起作用。”

  吴雨佳看向身后的大帅哥,表情一言难尽,长这么帅有什么用,有什么用,这样一个美女放在他面前都不知道勾搭。

  吴雨佳住的是两层小楼,屋前有一个小坝子,坝子边缘长满了青苔和一种低矮的绿色植物,提醒这房子已经修建多年。

  吴雨佳家里此刻没有人,她的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外公跟着他们家,到这几天被舅舅接走了,至于她父母,父亲被她喊去了客栈,母亲肯定在麻将桌子上面。

  于是苏雨卿和叶昼就留在了堂屋,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看着彼此,又诡异的移开视线,气氛相当的微妙。

  “我懒得去翻,也不想翻得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虽然不珍贵,但我爷爷奶奶说了,那就是我们家客栈历史的见证,所以得好好保存着,一代代传下去。他们虽然去世了,但我们也得按照他们的想法做事。正好。我翻到了一叠复印的资料,正好就是00年的,应该就是那些人复印多余的,你们看这个也行吧?”

  吴雨佳一脸的犯傻,尴尬之余觉得自己好像怠慢了帅哥,苏雨卿则是直接笑了起来,干脆利落的接过复印资料。

  两人离开这个村落,向着小镇出发,那种穿越感依旧存在,几步路而已,就抛开了小路菜地农田直接到达镇上。

  叶昼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从苏雨卿手里拿过那些复印资料,那时候住客栈的人不多,303号房的人更少,倒是很容易判断。

  蓝风客栈的记录很详细,除了必有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还会有额外的标注,比如说某个住客离开时忘记带走了眼镜或者钱包都会在旁边标注。

  蓝风客栈303号房第一次出事,事情发生得相当诡异,在外省读书的小姑子回家,因为家里不够住了,所以住到镇上的客栈来,住的第三天,这个小姑子就把自己嫂子给杀了,因为她很厌恶自己嫂子重男轻女的思想和作风,明明家里都没有这思想,嫂子却一意孤行,对儿子比女儿好很多,竟然不让女儿上幼儿园。

  “吴复”,上面记录的信息是这个人未办理退房手续,甚至行李也没有拿走,然后人直接就消失无踪了。

  “你父亲在十年前失踪了。”叶昼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你是凭什么判断他失踪了?”

  叶昼放下手上的复印资料:“我觉得我们陷入了误区了,下意识的觉得一个人只有一套身份证,一旦停用,就意味着这个人很可能遭受不幸,毕竟现在坐飞机火车甚至是住旅馆都必须使用身份证,一般人很难避开它。但如果一个人拥有两套身份证,甚至更多的身份证呢?”

  这不是指的□□,而是完全可以使用的那种,去有关部门查的时候,能够查到这个人的身份证。

  苏雨卿的眼睛亮了亮,激动得甚至下意识的拉住了叶昼的手臂:“你的意思是说我爸爸很可能还活着,只是用着别的身份而已。”

  看到她那么激动和喜悦的样子,叶昼的第一个想法是她一定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

  苏雨卿的表情微微凝滞,她无意识的放开了叶昼的手:“那就是很有可能,我爸爸很可能还活着,然后因为某种原因他不能回来找我。”

  叶昼动了动嘴唇,如果假设成立,一个人能够拥有多套身份信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样的人必定有着深厚的背景,他们同一时间失踪,那原因让人不敢深想。

  叶昼直接回了风流客栈,徐瑾宇和聂双双正按照叶昼的吩咐,去联系过去那些入住303号房的人,询问他们当时得感受,大部分人都很配合,并提醒他们,真的别对那房间好奇,那屋子相当邪门。

  聂双双深呼吸一口气:“我和我妈妈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按照我妈妈的说法,我爸爸那么的爱我,如果他还活着,他一定会回来找我,可他没有。”

  叶昼心里堵得慌,苏雨卿的父亲没有回来找她,他和徐瑾宇的父亲也没有回来,难道他们真的遭遇不幸了吗?

  聂双双没有纠缠,徐瑾宇却感觉不对,拉着叶昼出去买东西,让聂双双待在客栈里继续联系人。

  叶昼:“叔叔是二十二年前失踪,那个吴复也是同一时间来303号房入住,并没有办理退房就不见人影。”

  “我怀疑叔叔的失踪和这303号房出事有关系,甚至这303号的事,就是因为叔叔而起。”

  徐瑾宇:“不是……那个吴复只是没有办理退房而已,说不定是他有急事离开了。”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